• <menu id="a6ace"><table id="a6ace"></table></menu>
  • 李白筆繪“西塞驛” 皇甫冉詩酬張繼

    來源:[黃石日報] 日期:[2022-04-14 09:06]

      ○ 李全修

      唐·李白《流夜郎,至西塞驛寄裴隱》

      揚帆借天風,水驛苦不緩。

      平明及西塞,已先投沙伴。

      回巒引群峰,橫蹙楚山斷。

      砯沖萬壑會,震沓百川滿。

      龍怪潛溟波,候時救炎旱。

      我行望雷雨,安得沾枯散。

      鳥去天路長,人愁春光短。

      空將澤畔吟,寄爾江南管。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李白因曾入永王李璘幕府,被以“從逆”之罪判處流放夜郎(今貴州省桐梓縣城北),直到次年到達白帝城(在今重慶市奉節縣)時,才被赦免。這次流放,自烏江(《太平寰宇記》引《潯陽記》云:九江在潯陽,去州五里,名曰烏江,是大禹所疏。知此詩所謂烏江者,指潯陽江耳)啟程,溯江西上,經潯陽永華寺、西塞驛、江夏郡江夏縣、鸚鵡洲、沔州漢陽郡漢陽縣、三峽而至白帝城。

      在流放途中,他在今湖北呆了較長時間,寫下了大量與湖北有關的詩歌,包括《流夜郎,至西塞驛寄裴隱》在內的《流夜郎》系列,清楚地記述了流放的行程、途中與朋友的交往,抒發遭流放的愁怨。

      其中西塞驛即今黃石市西塞山旁之驛站。驛站是投遞公文、轉運官物及供來往官員休息的機構,自隋至清,皆隸屬于兵部。驛站有陸驛與水驛之別。唐開元年間,驛站遍布全國,設有陸驛1300余所,水驛260余所,水陸驛70余所。陸驛走馬,水驛行船,稱代馬船。水驛除傳令送信,飛傳軍報,供公差休息外,還兼作商用,供客商打尖。所以水驛常是物流繁忙、商賈云集的繁華之區。

      李白的《流夜郎,至西塞驛寄裴隱》是唐詩中唯一寫到“西塞驛”的作品,并且他是乘水上驛船而至,可見西塞山旁所設驛站為水驛。詩中雖然沒有正面描寫西塞驛的繁華,但從唐代其他諸多詩人對于水驛繁華的描寫,可以想象其盛況。這首詩的“西塞驛”三字印證了上述詩中對于西塞地理位置的重要和繁華的描寫,是關于西塞山的十分珍貴的資料。

      這是李白在流放途中到達西塞驛時寄給朋友裴隱的一首詩。前四句記敘到達西塞。這首詩的第五句至第八句,前兩句寫所見西塞山由黃荊山迤邐而來,直插江心,百丈懸崖,陡然截斷,筆法斬截;后兩句寫西塞山下江水,著力顯示奔騰險惡的水勢。既寫其形,又寫其聲,筆力千鈞。

      雖然只有寥寥二十字,卻是對西塞山山形山勢與山下江水水勢奔騰險惡的十分形象而恰切的描寫,只要親臨其境,都會嘆服這四句描寫的精準,這樣的描寫絕不可移植他處。

      皇甫冉《酬張繼》

      懿孫(張繼字),余之舊好,祇役武昌,枉六言詩見懷,今以七言裁答,蓋拙于事者繁而費也。

      悵望南徐登北固,迢遙西塞恨東關。

      落日臨川問音信,寒潮唯帶夕陽還。

      皇甫冉(約717-約770年),字茂政,潤州丹陽(今屬江蘇省鎮江市)人,唐朝時期大臣,大歷十才子之一,晉代高士皇甫謐之后。十歲能屬文,張九齡深器之,稱其詩文清穎秀拔,呼之為小友。天寶十五載(756)舉進士第一。歷任左拾遺、右補闕?;矢θ脚c詩人劉長卿、嚴維、張繼、樊晃、張南史、劉方平等交游為友,常相唱和?!度圃姟贩Q其詩“天機獨得,遠出情外”?!缎绿茣に囄闹尽分浧湓娂?,《全唐詩》存詩二卷。

      這是一首酬答好友張繼的詩。大歷五年,皇甫冉省親丹陽,好友張繼擔任檢校祠部員外郎、分掌財富于洪洲(治所在今江西省南昌市),正“祗役武昌”(今湖北鄂州),寫了一首六言詩表達對皇甫冉的思念,張詩題為《奉寄皇甫補闕》:“京口情人別久,揚州估客來疏。潮至潯陽回去,相思無處通書?!?/p>

      京口(今鎮江市)指皇甫冉所在之地,揚州與京口緊鄰,為商旅輻輳往來之都,前兩句是說自己與好友相別已久,不見好友捎來書信。潯陽與張繼任所洪州相鄰,借指自己這邊。后兩句是說自己想讓潮水帶去書信,卻不知投向何處。全首詩對好友傾訴了深深的思念之情和不能互通音訊的惆悵。

      皇甫冉的這首詩是對張繼詩的酬答,也按張詩的構思著筆。南徐是當時對京口的稱謂,西塞山指張繼正在行役的武昌,東關故址在今安徽含山縣西南濡須山上,隔濡須水與七寶山上的西關相對。北控巢湖,南扼長江,為吳、魏間的要沖,這里泛指隔在京口與武昌之間的山川。前兩句是說:我在京口登上下臨長江的北固山,向西眺望,只見水路迢遙,關塞阻隔,不見友人身影,令我悵恨不已。后兩句“落日臨川問音信,寒潮唯帶夕陽還”,意思是說此時正是落日時刻,我托江潮給臨川的你捎去問候,寒冷的江潮還時,卻只帶回一抹斜陽,更增加了我的惆悵。

      像這樣以西塞山作為關塞阻隔意象抒發友情的詩,始自南朝民歌《襄陽樂》:“江陵三千三,西塞陌中央,但問相隨否,合計道路長?!?/p>

      在唐代,還有戴叔倫的《送王司直》:“西塞云山遠,東風道路長。人心似潮水,相送過潯陽?!?/p>


    0
    老妇给我囗交,老师穿黑色丝袜啪啪图片,向日葵污染aqq安卓二维码
  • <menu id="a6ace"><table id="a6ace"></table></menu>